分享到:

“失落大齡男”致信市政府 呼喚社會正視職場年齡擠壓

“失落大齡男”致信市政府 呼喚社會正視職場年齡擠壓

2021年06月22日 03:44 來源:成都商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失落大齡男”致信市政府 呼喚社會正視職場年齡擠壓

  如何看待不同年齡群體的價值,如何構建更開放的就業觀、年齡觀,這是值得全社會深思的問題,也關系到每個人的中年乃至老年的生活境況。

  日前,一位48歲男子寫給上海市政府的失業求助信引發熱議。寫信者王先生(化名)自稱高學歷,曾任職外企高管,但失業三年求職無門。

  這則“失落大齡職場男”求職記,在網上引發較多關注,不只是因為他的高學歷與“就業難”形成的反差,也更是因為中年人的職場失落,的確觸發了不少人的共鳴。

  按照目前社會的平均壽命以及老齡化水平,“4050”人員無論之于家庭,還是社會,都是絕對的中堅群體。他們的就業狀況,關系到無數家庭的穩定,也攸關社會的就業質量和勞動力資源的利用效率。不過,這些年,無論是互聯網人的“35歲危機”,還是公務員、事業單位招聘中顯現的“35歲門檻”,都真實地反映出當前職場上的年齡“擠出效應”可能比以往更為劇烈。

  年齡增大,在職場的劣勢也逐漸顯現,這種現象形成的背后有其必然性,可以說全球都是如此。但這并不意味著,年齡大就必然應該被淘汰,更何況目前的退休年齡也將延遲。就拿“35歲門檻 ”來說,它的形成與人口紅利充裕下的社會年齡偏好有著直接關系。但在當前的社會年齡結構下,這種“約定俗成”的做法對于公平就業的阻礙其實越來越大。因此,像公務員、事業單位等招聘首先就應該帶頭減少年齡限制,增進就業市場對于不同年齡群體的包容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現實中,中年人的就業難問題似乎一直處于“低能見度”的狀態。如我們日常的就業服務體系,也更側重對高校畢業生、農民工等就業重點人群的幫助。我們似乎默認了年齡對人的淘汰,而中年群體可能也自覺承受了這種社會偏見而選擇沉默或采取“降維”的方式應對。這樣一種狀況,置于老齡社會不斷加深的背景下,的確需要予以重視與改善。它也應該是應對老齡化社會,必須要做好的準備之一。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

  朱昌俊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区一视频.区二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