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良渚考古:從手鏟到衛星

良渚考古:從手鏟到衛星

2021年06月13日 08:4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良渚考古:從手鏟到衛星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倪偉

  發于2021.6.14總第999期《中國新聞周刊》

  一把洛陽鏟,直徑幾到十幾厘米,一次能插進數米深的地下。一顆遙感衛星,飛行在200公里到3.6萬公里的太空,一次能拍到半個地球?,F在,這兩者都被用在考古中。

  今年,現代考古進入中國已經100周年,考古技術與百年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依靠洛陽鏟和手鏟挖出地下寶藏,符合人們心里對考古的傳統意象,卻遠非當代考古的全部。如今,考古人員往往在實地勘探之前,就已經利用衛星、無人機等方法,確定了落鏟的地點。

  “動植物、礦物鑒定等手段,讓我們比以前更了解古環境和當時的植物種類、礦物來源等。衛星、無人機等工具改變了測繪方式,可以更大范圍、更精準地理解大地貌?!绷间具z址第三代考古領軍人物劉斌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位于浙江杭州市的良渚遺址,歷經四代人85年的考古發掘,2019年入選世界文化遺產。良渚文化活躍在距今5300年到4300年之間,被認為是東亞最早的國家形態,實證了五千年中華文明。良渚考古的幾次重大發現頗具戲劇性,良渚工地上的技術迭代,也反映了考古學的變遷。

  塘底打撈良渚文化

  良渚博物院里,陳列著一本斑駁的考古報告,封面淺黃,隱現點點暗沉的污跡,上方兩個大字:良渚,其下署名:施昕更著。這本考古報告于1938年在抗日戰火中出版,是良渚遺址的第一次面世記錄。

  后來震驚世界的良渚遺址,其第一代發掘人幾乎只有施昕更一人。他初次發現良渚遺址時只有25歲,去世時僅28歲。他是余杭縣良渚鎮本地人,1936年時,在西湖博物館作地質礦產助理員,參與了博物館組織的對杭州古蕩遺址的發掘。有幾件帶孔的石斧讓他似曾相識,老家良渚鎮上似乎也曾出現過。

  受到啟發的施昕更回到老家,獨自展開調查。他記錄下了那個至關重要的時刻:1936年11月3日下午2點,路經一個因灌溉抽水而干枯的池塘,“偶然發現一兩片黑色有光陶片”。

  當年12月至1937年3月,在西湖博物館的支持下,施昕更主持了三次發掘,出土了大量石器、陶器和玉器。當時正是抗戰爆發前夕,在戰火逼近之前,發掘工作草草結束,僅模糊地標了12個遺址點,如“棋盤墳”“茅庵前”“茍山前后”等。

  1937年8月14日,淞滬會戰爆發次日,杭州遭遇空襲。三個月后日軍在杭州灣北岸登陸,當年年底,杭州淪陷。

  國破家亡之際,并沒有多少人關心一個考古發現,與同時期殷墟的驚世發現相比,良渚也顯得黯淡無光。杭州各類機構被迫遷移,西湖博物館館長將施昕更推薦到瑞安縣,在抗日自衛隊擔任秘書。施昕更孤注一擲,一心要將故鄉的發現公之于世,他仿照山東城子崖考古報告,有樣學樣寫出了《良渚》?!爸斠源藭o念我的故鄉”,他在卷首語寫下這句題辭。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良渚第三代考古人王寧遠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施昕更雖然不是專業出身,但這本《良渚》報告寫得挺規范。

  他僅懂一些古生物學知識,無力對手上的古物作出進一步解釋。當時,中國考古起步只有十幾年,史前考古的理解框架尚未建立,挖出了一大堆問題。

  他根據有限的最新考古學動態發現,良渚的黑色陶器,與前幾年龍山城子崖出土的黑陶相似。因此,他把考古報告副標題擬為《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報告》,用黑陶定位良渚,而非后來被證明意義更為重大的玉器。

  能夠直接檢測年代的革命性技術“碳十四”,還要再等30年才被引入中國。判斷文物的年齡,只能用地層學和器物類型學兩種傳統方式,也就是通過埋藏的地層深淺和器物的特征,將新出土的器物與已發現的文物對比,判斷誰早誰晚,大致定位年代。

  就在報告出版第二年,1939年,28歲的施昕更感染上猩紅熱并發腹膜炎,在缺醫少藥的瑞安去世。這位肇始者至死也不知道,他發掘的遺址到底意味著什么。

  后來,夏鼐為“良渚文化”命名,使其以長江下游一種獨立文化的身份寫入文明史。蘇秉琦創造性地將中華大地分為六大區系,提出區系各自獨立起源發展的理論,因為良渚文化的存在,環太湖為中心的東南成為六大區系之一。

  竹簽剝出驚世“王陵”

  良渚遺址冒了個頭就沉寂了。1963年春,良渚第二代考古人中的代表人物牟永抗來到良渚附近的安溪蘇家村,進行小規模發掘,只發現了陶片和半個玉琮。之后,發掘再次停滯。

  改革開放后,考古工作全面恢復,浙江省文物考古所成立,由于施昕更那本《良渚》報告,該所將良渚遺址作為工作重點之一。1981年,良渚考古重啟,主持者是畢業于北京大學考古專業的王明達。這時他已經畢業15年,在農場、熱水瓶廠待了很久,38歲這年終于全身心干起本行。

  1986年5月31日下午,天氣悶熱,一場雷雨正在醞釀。3點剛過,在良渚遺址一座名為反山的山坡上,考古人員陳越南從探方里清出一個土塊,粘著小玉粒和漆皮。他小心地捧到領隊王明達面前,王明達彎腰只看了一眼,立刻從1.6米高的隔梁跳進坑里,蹲在挖出土塊的地方,觀察了足足一刻鐘。

  到這天,反山遺址已經發掘了一個多月,還沒挖到良渚時期的遺存。此前所里一位專家懷疑挖錯了地方,但王明達頂著壓力沒有停工,他希望這里能夠挖出良渚時期的高級墓葬。

  王明達按捺住激動,不敢用手鏟,從裝土的土箕上折下一段竹片,小心地剔去一小塊土,又露出漆皮和很多小玉粒,再也不敢下手。天色暗了下來,他們悄悄用尼龍薄膜蓋好,覆上泥土。這時雨點開始落下,他們把整個墓穴都蓋好,冒著大雨跑回住地。這一晚,他們興奮地喝了一頓酒,睡前不放心,還冒雨巡視了一圈。

  其后,反山高等級墓葬一步步從五千年的土層中剝離出來。當時技術非常原始,整個考古現場幾乎不見現代設備。反山大墓的玉器多到驚人,幾乎滿滿鋪在墓底,沒有下腳的地方??脊湃藛T獨創“土法”,把兩根大毛竹架在坑口,懸四根繩索下去,繩索下端也系著兩根毛竹,毛竹上搭著木板,就像鐵索橋一樣,人蹲或趴在木板上,往下探著清理?!捌D苦程度可想而知,腰酸背痛,一下子人都站不起來”。

  經驗不足也帶來了一些麻煩。王明達回憶,他們以為墓坑內原來是粘濕的,隨葬品露出后,特地用噴霧器噴水,以保持墓內環境濕潤。結果在取出玉器時,發現朝上的一面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沁蝕,或光澤消失,或包漿剝落。有了這次教訓,以后所有墓葬再也不噴水了。

  王明達要求,一座大墓幾百件器物,要弄清當時是怎么放入的,必須做好記錄。這次發掘,對玉器在墓內的原來位置、配伍關系、組合情況等有了全新認識,良渚玉器因此從單件研究擴展到組裝件、穿綴珠、鑲嵌件的研究,具有突破性的意義。

  放眼全國,80年代是史前考古全面開花結果的時期。遼寧的牛河梁遺址,發現了距今5000年的復雜社會;安徽馬鞍山凌家灘遺址,發現了5000年前以玉器為特色的大型聚落;四川的三星堆遺址,發現接近商代晚期的獨特文化。這些發現與良渚遺址的進展一起,推動了對五千年文明史的熱烈討論。

  反山墓發掘前一年,劉斌從吉林大學考古專業畢業,分配到浙江,他將成為良渚第三代考古人領軍人物,后來擔任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

  當時考古所史前考古室室主任是“30后”牟永抗,還有“40后”王明達和“50后”的楊楠、芮國耀,加上劉斌一共5個人,老中青三代擠在一間屋子里。劉斌趕上了好時候,進所第二年就迎來50年最大發現,而這只是黃金時代的序幕。

  “從反山開始,良渚考古‘開了掛’了?!闭憬∥奈锟脊叛芯克芯繂T、良渚第三代考古人王寧遠說。良渚一時間名聲大噪,此后30多年,良渚還將帶給人們更多驚喜:1987年,瑤山祭壇及貴族墓地被發現;1992年至1993年,莫角山宮殿出土;2006年至2007年,古城城墻被發現,與良渚遺址首次發現、反山墓發掘并列為良渚考古三大里程碑。

  衛星圖開“天眼”

  2006年年底的一天,劉斌在莫角山宮殿西側200米勘探時,洛陽鏟碰到了地下3米的一層石塊。開始沒太在意,回去后,他越想越覺得應該是人工開采的石塊,卻不知是什么用處,想得睡不著覺。他向當地村民打聽,好幾個人都說打井時也挖到過。他心里漸漸有了一個答案,也許是城墻。

  不少考古專家都說過,想象力很重要,你只有想到什么,才能挖到什么。反山大墓就是這樣挖出來的,良渚城墻也是如此。

  劉斌帶著人一邊想一邊找,2007年,東西約1700米、南北約1900米的古城墻被全部找到,圍合總面積約300萬平方米,良渚古城整體面貌被揭開?!安桓蚁嘈啪故悄敲吹凝嫶?,遠遠超出了我們以往對于良渚文化的認知?!眲⒈蠡貞?。

  他繼續發揮想象:按照中國傳統外郭內城的構造,良渚會不會也有外郭?外郭比內城更宏大,依靠洛陽鏟去探,難度太大。

  作為嘗試,考古所首次利用GIS(地理信息系統)軟件制作了遺址區域的數字高程模型(DEM),有了驚人的發現:挖了這么多年的莫角山宮殿遺址,以及大小莫角山、烏龜山三個高臺,在模型中清晰可見。再看向城外,古城東南部外側浮現一個長方形的結構體,北、東、南三面都有,環繞著城墻。接著迅速開展了墻體上的考古工作,古城外郭找到了。

  所謂“數字高程模型”,通俗地說,就是把地圖上相同高度的物體涂上相同顏色。這樣,即使一道城墻斷裂成分散的小段,因為基本高度一致,在圖上就顯示為相同顏色,所以就能清晰看出城墻脈絡。

  他們嘗到了甜頭,之后,“地圖考古”將給他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今年5月上旬,在良渚遺址考古與保護中心的數字實驗室里,王寧遠指著覆蓋半面墻的一張衛星遙感圖,勾勒出良渚水壩的輪廓。他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良渚地區水脈縱橫,北部靠山,良渚先民是先建了防洪的水利工程再建古城。大壩沿著北部山腳延伸,分為三段,西側的谷口高壩和東側的山前長堤是90年代之后陸續發現的。不過,這兩段似乎有關系的堤壩,中間卻缺了一段,考古專家為此困惑了多年。

  2011年的一天,在美國任教的考古學者李旻送來一張“科羅娜”衛星1969年拍攝的遙感圖,這張解密的遙感圖出自冷戰期間美國情報機構的偵查行動。在國外,衛星和飛機的遙感圖已經掀起一陣“太空考古勘探”的熱潮,考古學家“開了天眼”,辨認出古代的建筑、道路、城市,按圖索驥,發現了比吳哥窟更大的柬埔寨中世紀古城,以及17座埃及金字塔等。

  這是一條細長的遙感地圖,呈現出植被茂密的環太湖山區。王寧遠放大后瀏覽細部,看了很多天,有一天,突然有了發現。他手指在圖上向下劃動,在高壩和長堤中間,往南幾公里之外,兩個圓形山丘中間,隱約浮現一條平直規整的堤岸?!斑@兩座山丘承受山洪的沖擊,一般來說不可能存在連接,應該是人工的遺存?!焙髞砹⒖踢M行地面勘探,證實了他的發現。

  這段平原低壩是關鍵的一塊拼圖,一段橫阻于山前的大型水利工程,如大雁展翅的形狀完整浮出水面。

  王寧遠發現,良渚水利工程不僅能在汛期擋水,還能在旱季補水,大壩形成的兩級水庫向城中補給,保證生活用水和航運水位,十分科學。這是中國迄今發現的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

  根據測算,良渚水庫水面是杭州西湖的1.5倍,庫容則是西湖的4倍。工程規模浩大,延綿11公里,最高處15米,體現了驚人的動員能力。良渚水利系統再一次抬高了良渚遺址的地位。國際著名考古學家科林·倫福儒認為,良渚的水壩可能是世界上最早達到如此規模的公共工程,也為良渚進入早期國家階段提供了證據。

  高科技探究古城興衰

  在良渚遺址考古與保護中心的地質考古實驗室,藏品柜里存放著從附近山上采集的幾乎所有石材樣品,標記著經緯度坐標和深度。2007年古城城墻發現后,考古人員采集了這些樣品,希望搞清楚當時人們從哪里采石,花多長時間,是怎么運輸的。

  “80后”的良渚第四代考古人姬翔是地質考古專家,他畢業于南京大學地質學專業,讀碩士研究生時就參與了良渚遺址的地質考古項目。

  “這是為了研究良渚古城的生活生產方式和社會面貌,能大致了解到當時各地區的交流?!奔柘颉吨袊侣勚芸方忉屖^樣本的用途。他們研究出的結論是,根據城墻墊石質地和形態對墊石進行分壟計算,當時城墻墊石是用竹筏運輸的,并根據河道和采石點位置,還原了可能的運輸路徑。

  “以前只能用肉眼看,大概判斷像是從哪里來的,現在在紅外、熒光檢測設備之下,能夠分析石、玉、土的化學元素和礦物結構,精細地比對?!奔枵f,目前發現的最遠的巖礦,距離古城約100公里之外。對城內豬骨的檢測也發現,古城居民吃的豬與100公里之外嘉興平湖遺址的豬很相似,可能是同一批。

  良渚遺址考古與保護中心設立了多個科技實驗室,從地質、水利、動物、植物等學科認識遺址。中心還與國內很多高校合作,復原了距今7000年、5500年、4200年、3800年等關鍵時點的較高精度的水文、地貌、氣候環境。

  這些研究為良渚古城的興衰提供了線索:距今約4200年,杭州余杭盆地遭遇了持續性的大洪水,良渚古城從此銷聲匿跡,直到2000年后的戰國時期,才重新有人類來此生活。

  “現在技術手段更多,老先生以前把框架搭起來了,我們現在是往框架里面填充細節?!奔鑼Α吨袊侣勚芸氛f。

  《中國新聞周刊》2021年第21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区一视频.区二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