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從話劇《路遙》回望路遙的現實主義文學創作

從話劇《路遙》回望路遙的現實主義文學創作

2021年06月04日 10:17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像牛一樣耕作 像土地一樣奉獻

  從話劇《路遙》回望路遙的現實主義文學創作

  6月1日,夜幕降臨,高亢激昂的黃河纖夫號子拉開了話劇《路遙》在京首場演出的帷幕,奔騰不息的黃河浪濤、氣勢磅礴的黃土高原,以及摧枯拉朽的大風呈現在觀眾面前,書寫下在逆境與掙扎中堅定的信念。

  “活著,像牛一樣耕作,倒下,像土地一樣奉獻,只要沒有倒下,就該繼續出發!”“只有拼命工作,只有永不休止地奮斗,只有創造新的成果,才能補償人生的無數缺憾,才能使青春之花即便凋謝也是壯麗的凋謝?!?table border=0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align=left class="adInContent">

  這些金子般閃光的語句,出自話劇《路遙》。

  話劇《路遙》由陜西省紀委監委、陜西省委宣傳部、中國方正出版社聯合打造,作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優秀舞臺藝術作品展演”作品,6月1日、2日在國家話劇院上演。

  “人沒有一條人生之路是筆直和平坦的,但只要你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三山五岳都會為你讓路?!?/p>

  該劇寫的是路遙人生的最后6年,講述他從出版《平凡的世界》第一部到獲得茅盾文學獎、奠定其在文學史上的地位,直至離開人世的過程。

  話劇舞臺以貧瘠而遼闊的陜北高原為背景。陜北高原的蒼涼與貧瘠、黃河的苦難與歷史,成為路遙生活與創作的起點和滋養,也是我們這個民族歷史與文化的象征,而那條沿著高原而上的斜坡,是纖夫們跋涉的黃河岸邊,也是路遙人生的跋涉之路。

  路遙用溫暖的現實主義方法謳歌普通勞動者,他希望自己的作品“成為弱者黑暗中的一盞燈、寒冷時的一盆火”,給那些在孤獨與寂寞、失意與痛苦、焦慮與脆弱、挫折與逆境中尋找出路、盼望光明的人們傳遞一種信念——“無論黑夜多么漫長,黎明終將如期而至;人來到這個世上,就要準備經受磨難,真正的強者是那些歷經磨難后依然熱愛生活的人;戰勝一切困難的力量就在我們的內心深處,那就是希望!”

  正是如此,路遙全身心地投入文學創作……他就像一頭老黃牛,不停地耕作,吃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是文學精品、是給無數普通人輸送的精神食糧。

  話劇《路遙》是一部貫穿著劇作家和導演思考、思想的匠心之作,讓觀眾在獲得藝術審美的過程中,也對社會、人生、理想、奮斗等問題產生了深深的思考。

  話劇《路遙》以獨特的藝術張力,詮釋出“黃土地的兒子”那堅韌不拔的奮斗精神與人格力量。劇作尾聲,鋪天蓋地的文字化作雪花從天幕上飄下,喻示著一種精神將以文字的方式在世間永存,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奮勇向前。該劇,既是對那一代向著幸福不斷前行的奮斗者之贊歌,同時也帶動今天的觀眾在未來的日子里奮勇拼搏,走出更輝煌的人生之路。

  “像種子依賴土地一樣把自己深深地扎根于人民之中,才有可能在這條路上走得遠一些?!?/p>

  1949年出生的路遙,是新中國的同齡人,時代在這個作家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跡。

  路遙在創作《平凡的世界》時就有這樣的清醒認識:“《平凡的世界》,涉及從1975年到1985年十年間中國大轉型期廣闊的城鄉社會生活。我要用歷史和藝術的眼光、用初戀般的熱情和宗教般的意志,書寫這偉大的時代、火熱的生活和真實的人生;我必須站在時代的潮頭,縱覽這個時代的經緯,捕捉這個時代的氣息,像柳青、巴爾扎克那樣,‘做時代的書記官’……”為了實現自己多年的文學夢想,路遙一直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

  路遙曾說,《人生》給他帶來的榮譽,足以供其在文學界混一生了。但他不滿足,于是,經過長時間的準備與創作,在《人生》發表六年以后,也就是1988年,路遙完成了長篇巨著《平凡的世界》。

  《平凡的世界》卻是不平凡,自問世以來,一直很受廣大讀者的歡迎。哪怕今天,《平凡的世界》作為一部嚴肅文學,依然能夠進入圖書暢銷榜,與眾多通俗文學一較高下。

  為了寫作,路遙來到故鄉的毛烏素大沙漠,在這無邊的蒼茫與寂寥中,接受著精神的“誓師”。在這里,路遙忘掉了寫過《人生》,忘掉了鮮花與紅地毯。

  “在庸常的物質生活之上,還有更為迷人的精神世界,這個世界就像頭頂上夜空中的月亮,它不耀眼,散發著寧靜又平和的光芒?!睘榱藙撟鳌镀椒驳氖澜纭?,他離開家庭和親人,居住在煤礦周邊的窯洞中,遠離塵囂,與老鼠為伴,與孤獨相依,與筆下的人物共眠,用激情的文字追尋那“寧靜又平和的光芒”,實現了文學與生命、精神與心靈的合一。

  為了解時代背景,路遙找來了十年間的《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省報、地區報和《參考消息》的全部合訂本。之后便開始了沒日沒夜的閱讀與記錄。

  同時,他將目光投向時代生活。

  為了體驗礦工生活,路遙深入礦區。礦區的生活很艱苦,基本只有饅頭米湯。但是,路遙每天都堅持工作十幾個小時。

  “我提著一個裝滿書籍資料的大箱子開始在生活中奔波。一切方面的生活都感興趣。鄉村城鎮、工礦企業、學校機關、集貿市場;國營、集體、個體;上至省委書記,下至普通老百姓;只要能觸及的,就竭力去觸及……我知道占有的生活越充分,表現生活就越自信,自由度也就會越大。作為一幕大劇的導演,不僅要在舞臺上調度眾多的演員,而且要看清全局中每一個末端小節,甚至背景上的一棵草一朵小花也應力求完美準確地統一在整體之中?!?/p>

  他走進文學,深入其中,真正感悟到了文學的本質及其真正精神——“文學好比一雙清澈的眼睛,容不得半點沙子;文學猶如一顆圣潔的心靈,容不得絲毫的褻瀆。你只有拋棄一切雜念,像圣徒一樣把文學作為自己一生的精神伴侶,像種子依賴土地一樣把自己深深地扎根于人民之中,才有可能在這條路上走得遠一些?!?/p>

  “一個藝術家如果超然于廣大而深厚的生活之外,即使才能卓著,也只能生產一些打扮精致的工藝品;而帶著香氣和露水的藝術花朵,只能在生活的土地上培植?!?/p>

  路遙把柳青稱為“我的文學教父”,1983年4月3日還寫下《柳青的遺產》一文,動情闡述柳青文學創作的價值與意義,并將柳青身上那種“頑強而非凡的追求”作為自己學習與成長的楷模。

  柳青當年毅然離開繁華的大城市,身居皇甫村一個破廟改建的院宅里,眼睛瑣碎地掃描著周圍的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而另一方面又把眼光投射到更廣大的世界。他一只手拿著顯微鏡在觀察皇甫村及其周圍的生活,另一只手拿著望遠鏡在瞭望終南山以外的地方。因此,他的作品不僅顯示了生活細部的逼真精細,同時在總體上又體現出了史詩式的宏大雄偉。

  所以,當我們讀《創業史》時,就會感到作品所展現的整個那段生活就像一條寬闊的長河在眼前淌過;而在這條波濤洶涌的長河中,我們如果在任何一個灣道里停下來,便會發現那里也是一個天地。

  柳青是這樣的一種人:他時刻把人民性和藝術家巨大的詩情溶解在一起。作為一個藝術家,他始終像燃燒的火焰和激蕩的水流。他竭力想讓人們在大合唱中清楚地聽見他自己的歌喉。但在日常生活中,他又嚴格地把自己看作是普通群眾,多年像農民一樣生活在農村。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在《創業史》中那么逼真地再現如此復雜多端的生活——在這部作品中,我們看見的每條細小的波紋都好像是生活本身的皺褶。

  毫無疑問,柳青深深地影響了路遙。正如路遙所說,“作為一個深刻的思想家和不同凡響的小說藝術家,柳青的主要才華就是能把這樣一些生活的細流,千方百計疏引和匯集到他作品整體結構的寬闊的河床上;使這些看起來似乎平常的生活頓時充滿了一種巨大而澎湃的思想和歷史的容量”。

  路遙說過,在準備創作《平凡的世界》前,曾七次通讀《創業史》。因此,路遙對柳青的接受就是對傳統現實主義的忠實繼承。路遙用自己的行動繼承了柳青的文學傳統,也刷新了新時代現實主義文學的高度。

  1980年,路遙發表《驚心動魄的一幕》,獲得第一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1982年,發表中篇小說《人生》獲第二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改編成同名電影后,轟動全國;《人生》發表之后,路遙又接連寫作發表了《在困難的日子里》《黃葉在秋風中飄落》《你怎么也想不到》等中篇小說;1988年完成的百萬巨著《平凡的世界》,以恢弘的氣勢和史詩般的品格榮獲茅盾文學獎。

  就這樣,文學改變了路遙的人生,文學凈化了路遙的靈魂,文學讓路遙的生命不朽。為了完成《平凡的世界》,路遙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了,但正如他自己所說:“生活往往是不平衡的,它常常讓人喪失一些最寶貴的支撐。但生活又往往是平衡的——在人們失去了一些東西后,說不定又有新的東西從另外的地方給予彌補?!?劉同華)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区一视频.区二视频